故事是从天才少女帕洛玛想自杀开始的。

“重要的不是死亡,而是在死亡的那一刻,你正在准备做什么。 勒妮,你在死亡的那一刻正准备做什么?你正在准备去爱一个人。”

小津先生,便是勒妮遇到的第二个同类。

帕洛玛年纪虽小,却很爱思考,她看过很多哲学类的书籍,围棋下得好,还喜欢拿个摄像机拍拍拍。

可不幸降临了,一天早上,勒妮信心满满地走上街头,被一辆车撞到在地,再也没有醒来。

可那又怎么样呢?小津先生欣赏勒妮,欣赏的是她优雅的内在,那是知识帮她垒起来的城墙,坚不可摧。

影片结尾,帕洛玛说:

唏嘘在于,勒妮守门人当了那么多年,竟没几个人知道她的名字。她的存在对很多人来说,可有可无。守门人可以是她,可若换了别人,旁人也不会多问几句。她无论是生是死,都那样无声无息。

一个偶然,帕洛玛来到勒妮家,发现她正在看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的《阴翳礼赞》。

可对在乎她的人来说,她的存在是如此珍贵。坚强如帕洛玛,也会在得知她的死讯后瞬间变成爱哭鼻子的孩子。帕洛玛看似冰冷锋利,不近人情,那不过是她没跟你交心罢了。

图片 1

说到底,所谓“读书无用论”,其实都是在骗人。读书的好,不读书的人是不知道的。就像不读书的人会嘲笑读书没用,而读书的人却不会嘲笑没读过书的人。

那一刻,勒妮发现自己不配坐在这么高级的屋子里,跟如此高贵优雅的先生共进晚餐。她太自卑了,认为自己只配待在昏暗的房间里,待在那个看不到月光的阴沟中。

她们让我想起了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,她叫Alice。她的频率是52赫兹,远超正常鲸鱼的频率范围。在其他鲸鱼眼里,Alice就像个哑巴,唱歌的时候没人听见,难过的时候无人理睬。

勒妮地位卑微,形单影只,她的心灵却充盈而富足。因为给她的人生托底儿的,是她看过的那整整一墙的书籍。脚步到不了的地方,书籍可以;双手触摸不到的人生,学识可以。

影片的第二条线是“优雅”,获得优雅气质最好的方式,便是读书。

图片 2

前些天在影视剧里看到一段话,觉得很有道理:“读书无用论这话,就是骗人的。不过是那些男人们,希望女子一辈子浑噩愚昧、乖巧听话、好摆布。”

影片不长,道理却很深,绝不会让你感觉这90分钟,是被白白浪费了。

但那又怎么样呢?正如作者妙莉叶·芭贝里所说:“我们都是孤独的刺猬,只有频率相同的人,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。我相信这世上一定有一个能感受到自己的人,在偌大的世界中,我们会因为这份珍贵的懂得而不再孤独。”

她从加州迁徙到阿拉斯加,穿过太平洋,到达地中海。一路上孑孓独行,最终变成“鲸落”。她在冰冷的海水里唱了20年,却从未得到过回应。

帕洛玛家里很有钱,住在一栋高级公寓里。爸爸是国会议员,妈妈神经质,姐姐爱慕虚荣。

勒妮喜欢读书,在她的房间里,有一间从不示人的书房,里面摆满了书籍。她最享受的事情,就是一边喝茶、吃黑巧克力,一边捧本书细细品读,时不时抚摸两下慵懒的猫咪。

她在墙上画下日历,每天涂掉一格,那是她生日的倒计时,也是她生命的倒计时。

他们很难被外人理解,所以活得孤独,与世界格格不入。可一旦遇见频率相同的人,便会产生灵魂上的共鸣。

小津先生问勒妮关于前任住客的事情,勒妮下意识地回了一句:“幸福的家庭都很相似。”

这个世界上,很多人都是Alice。他们或许生性平淡,不被理解,或许不想与现实同流合污,于是用硬壳把自己包裹起来,一个人守着寂寞的夜,踽踽独行。

图片 3

与书为友的人,纵使孤独,也会优雅得无以复加。

幸运的是,Alice死后几年,人们捕捉到了两条52赫兹的鲸歌,Alice终于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了。

图片 4

小津先生接话道:“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”

生活不易,每个人都在努力向前走,有的人成群结队,有的人暂时形单影只。但要相信,你终会找到那只频率相同的刺猬,让你能瞬间原谅生活曾带给你的苦难。

图片 5

然而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不会思考,他们只是不断重复他人的观点,来显示自己内心的独立罢了。

刚巧最近刷到一部小众的高分影片,就是在讲知识女性的故事。影片名叫《刺猬的优雅》,改编自法国女作家妙莉叶·芭贝里的同名小说。

图片 6

图片 7

图片 8

帕洛玛本是个不安分且悲观的姑娘,活得清高孤独,像一只满身锋芒的刺猬,直到她认识了勒妮——另一只志同道合的刺猬。

年纪越大,越能理解孤独的本质。曾经陪伴你的知心好友,渐渐越来越少了。

那些真正爱读书、有内涵、会思考的人,一如勒妮、帕洛玛、小津先生,总能在同样的思想高度上打得火热。没有相同文化积淀的人,是一句话都插不上的。

勒妮走后,小津先生帮她打理了后事,帕洛玛伤心地哭了起来。妈妈问帕洛玛怎么了,帕洛玛说:“勒妮去世了。”“勒妮是谁?”“米歇尔夫人。”“帕洛玛你是在哭吗?”

小津先生主动帮勒妮打开封闭的世界,他邀请勒妮去他家吃饭,做了很精致的美食。勒妮特意去做了头发,借了衣服。却在吃饭时,不小心把拉面掉进了领口,场面很是尴尬。

勒妮一直把自己隐藏得很好,直到公寓来了一位新住户——日本人小津先生。

读书是门槛最低的优雅。勒妮的优雅与容貌无关,她读过的书,藏在她的气质里,在谈吐中,在胸襟的无涯,抑或生活与思想里。

图片 9

影片有两条主线,第一条是“刺猬”,象征着世界上一些孤独的群体。

她年纪轻轻,便已看透了成人世界的虚伪,不想像供人观赏的金鱼那样,被局限在小小的鱼缸里。

她变化太大了,走在路上,公寓的住客完全认不出她来。

图片 10

于是,帕洛玛决定在12岁生日那天自杀。

这一幕,是整部影片最令我唏嘘,却也最打动我的地方。

在小津先生的鼓励下,勒妮渐渐打开心门,活得愈发自信和优雅。

勒妮是这座高级公寓的守门人,她是个寡妇,身材臃肿,长相粗糙。足足十几年没有打理过头发,只有几件不像样的衣服来回穿,活得毫无存在感。

就像一大群人手拉手向前走,一不小心丢了一个,一不小心又丢了一个,一恍神,发现旅途中只剩下自己在东张西望了。

通透如帕洛玛,当即发现了勒妮面具下最真实的模样,透过粗糙的外表,看见了她金子般的心。

因为彼此懂得,帕洛玛和勒妮成了忘年交。她们是同一类人,喜欢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思考,不愿被人打扰。

图片 11

“我感觉她只是故意装得很懒散,其实内心跟刺猬一般细致。性喜孤独,优雅得无以复加。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都是刺猬,只不过多半不怎么优雅。”

她说:“人们总梦想上天摘星,结局却和鱼缸里的金鱼一样。我觉得从一开始就让孩子明白人生是荒谬的,事情就简单多了。”

帕洛玛每天从妈妈的安眠药里偷走一片,把它们收集起来碾碎。

刺猬?优雅?两个看似八杆子打不着的词组合到一起,竟擦出了莫名瑰丽的火花。

图片 12

出自列夫·托尔斯泰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里的一段话,小津先生发现这个其貌不扬的守门人,其实有着最丰盈的内心。